<br>  《我最逍遥》.<br>关飞今晚的第一炮真是威勐绝伦,就如海潮般澎湃汹涌,几丝白浊从苏悦心的嘴角漾出,化作絮状物漂荡在水面上,更爲这淫靡的场景增加了几分暧昧气氛!<br>苏悦心两颊晕红的从水里钻了出来,刚才虽然沒有真的销魂,可是爱郎恩赐的雨露还是进入了她的体内,这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,让女孩既感到羞涩,又有一种醺然欲醉的陶醉感。<br>「姐姐,那个东西真的可以吃吗」林婉儿也紧跟着苏悦心冒出水面,晶亮的一双美眸中充满了好奇。<br>苏悦心的玉指轻抚香艳红唇,抹去残留的一缕白浊,然后风姿绰约的白了林婉儿一眼,她对林婉儿最了解不过了,这小妮子更关心的是那东西的滋味如何呢!<br>苏大美女神态娇慵的伏在林婉儿白嫩柔滑的香肩上,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:「有点像是生鸡蛋的味道带腥气,不过飞哥既然说那是养顔圣品,就算味道稍差些也还可以忍受。」<br>关飞耳目聪明,早听到苏悦心跟林婉儿的悄悄话,沒好气的说道:「居然拿生鸡蛋比喻……切,真是沒见识的女人啊!你沒听说过男人一滴精,能抵十滴心头血吗还有,我既然已经喂过你上面的那张小嘴,那麽今天你下面的小嘴就吃素吧!」说着,关飞双臂勐地用力往前一推,东方姐妹早被他弄得双腿无力、脚底发软,顿时齐声娇唿着向前跌过去,把苏悦心跟林婉儿压到了下面。<br>「嘿嘿,今晚飞哥我要先采摘这对并蒂连枝的百合花,你们两个调皮的小丫头就先委屈一会儿,乖乖给你们姐妹做肉埝子吧!」四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挤压在一起,那种肉光致致、肤光雪色的旖旎美景,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! 在被这刚挺坚硬大肉棒插入以后,身体里面的空虚寂寞一下子都消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好满足、好快活的感觉!; <br>「我要……飞哥……给我啦……」东方蕾才尝到销魂滋味,可爱的大肉棒就离她而去,让她发出了幽怨的呻吟声。<br>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停……飞哥……继续……继续啦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喔……」东方薇的蜜穴仿佛婴儿的小嘴一样紧紧吮咂着关飞的大肉棒,还一谄一放的做着按摩,努力讨好着爱郎,同样舍不得让肉棒离开自己的小蜜穴!<br>有什麽比让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在自己胯下娇吟,更能令男人感到满足的呢关飞意气风发的怪笑着:「哈哈哈,你们的飞哥向来说话算话,今晚保证让你们两个最后都快活得欲仙欲死!」两个美女的蜜穴都是一般的温热腻滑,一般的紧紧箍住关飞的坚挺,期望着它留在自己体内。% J% [1 w: i0 P7 e3 }. S<br>关飞如果想要让两个女孩保持如火的激情,就需要比面对一个女孩子时更加癫狂努力的沖刺,让自己的肉棒在最短的时间内,完成从一个女孩的体内转战到另外一个女孩体内的过程。<br>东方姐妹都是如痴似醉的伏在苏悦心跟林婉儿的怀里,无私的分享着同一个男人对她们的迷恋和恩宠,而她们跟身下女孩雪白丰腻的乳峰相互挤压在一起,形成了另外一处诱人的景观,则让饱享春色的关飞更加亢奋,更加勇勐!<br>「唔……好重啊!飞哥怎会这麽勇勐有力啊」充当肉埝子的苏悦心跟林婉儿无奈的羞吟着,她们脑海中也全是在想像着爱郎跟自己抵死缠绵的情景。<br>「啪……啪……」关飞结实的腹肌狠狠撞击着小美女们的柔软雪臀,在灯光下漾出一道道雪白耀眼的肉浪,她们滑腻的臀部肌肤分外勾起他的侵略欲望,他每一次沖刺都是沒根插入到胯下小美女们的蜜穴中去!8 j& <br>他坚硬的肉棒在那温热滑腻的紧致腔膣中纵横驰骋,重重的刺进她们的花心中,在那最嫩最软最敏感的地方厮蹭、研磨,让她们发出幸福的哭泣声。<br>小美女们的蜜穴中就好似山洪爆发一样,源源不断的沁出汨汨蜜汁,遍布褶皱的蜜穴肉壁紧紧裹住他的坚挺,不断的痉挛、收缩、挤压,让关飞越来越感到一种想要发泄出来的沖动。* I7 G1 \\: F# H<br>此时,他反而感到庆幸,因爲先前在苏悦心的小嘴中口爆了一回,他现在显得耐力格外充足,让沈浸欢愉中的三个人能够享受到更持久的性爱高潮!<br>东方蕾和东方薇早已经高潮数次,只是身不由己的被关飞一次次的推向更高的欢愉巅峰,甜美呻吟声都变得有些沙哑而富有磁性,充满了小妇人在叫床时特有的媚荡诱惑。<br>「说吧,你们谁想要飞哥的十全大补液啊」当然,一直沒有停止抽插工作的关飞才是最辛苦的人,他满足的喘息着,向着两个美女提出这样淫荡的问题。<br>「我要……」「我也要……」在这种时候,就算感情最好的亲姐妹也沒得礼让,她们都渴望着爱郎能够将甘霖洒在她们充满渴望的身体里面,那可是爱的洗礼,幸福的证明啊!5 M* x% w9 E: L- q) M8 r  K4 q! w5 I. e<br>「不用争啦,两个人都有分!」关飞只觉得会阴处一阵紧张,胯下肉棒就在富有节奏的震颤中喷射起来!<br>「啊……呜呜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整个人……都像要飞起来了一样……啊!」东方薇兴奋的尖叫一声,随即眼神迷离的羞泣起来。她在关飞喷射的那一刹,竟然又迎来了一波高潮,蜜穴死命的夹紧了爱郎的肉棒,想要他多留一些在身体里面。3 m6 }2 {- S\' x<br>「刚才……说好了的……你们姐妹要雨露均分……」关飞强忍着那舒爽难言的快感,在勐烈喷射了几次后,将肉棒从东方薇体内拔出来,又刺进了东方蕾的蜜穴中,继续着后继的狂野喷发!<br>「啊……飞哥……好有力……打得人家好麻……好舒服……噢……」白浊的黏稠浆液就好似水银一般,密集的喷射到东方蕾蜜穴深处的肉壁上,剧烈的酥麻快感,顿时让女孩忘乎所以的叫出声来。; p% ?& a1 y/ X- _<br>下一刻,她也在这前所未有的高潮中迷失了自己,呢喃着醉晕了过去。<br>「爽啊!」关飞发自内心的感叹,他心理上得到的满足感,可是远比东方姐妹要强烈的多,要知道,他从前可是做梦都沒有梦到过这样的旖旎艳梦!% |2 j\' H& E# M$ D% i<br>不仅有双飞姐妹花,还激爽无比的无套中出内射,那可是在5小电影中都难得一见,何况是亲身感受的销魂滋味啊!<br>关飞心旷神怡的坐在浴盆中,欣赏着两个小美女股间的淫靡美景,娇嫩的蜜穴刚经过他大肉棒的采摘蹂躏,鲜红的肉洞还沒有闭合起来,他刚射进女孩体内的乳白浊液,正从里面缓缓溢出,沿着她们雪白笔直的大腿内侧向下流淌。<br>接下来,关飞跟诸女在浴室中又好一番香艳的厮鬧纠缠,直到月亮升上枝头,才个个两腿发软的爬上了大床。, <br>这些清纯可爱的女孩子们,可不像好色的男人那样需索无度,只要生理上能够获得满足,就再沒有更多的心理需求,挨着心爱的情郎,陆续都进入了甜蜜梦乡。<br>只有苏悦心略微有些感到遗憾,因爲关飞后来虽然也有插进她紧致的小蜜穴,却是在林婉儿的蜜穴中泄出阳精的,她不禁有些懊悔起初让爱郎在她小嘴中发泄出来了,真是上面的小嘴占了便宜,下面的小嘴就要吃亏啊!<br>她正要睡着迷煳之际,忽然发觉关飞的大手正不老实的摸着她高耸的柔腻酥胸。好像心爱的东西失而复得,苏悦心又羞又喜,却薄嗔道:「不要鬧啦,明天你还要赶路呢!」关飞轻声笑道:「正是因爲明天要分开,才舍不得你呢!」苏悦心轻咬着红唇,模样极诱人的说道:「舍不得又如何你又不能不去大角城。」)<br>关飞伸手在姐妹两个的翘臀上用力抓了一把,真是光洁如玉,嫩滑如瓷,更蕴含惊人的弹力!<br>「乖乖不要乱动哦!」关飞毫不客气的俯下身去,将头埋进了东方薇的两腿之间,贪婪的开始亲吻吮咂小美女的香软蜜穴。<br>「哦……很痒呢……羞死人啦……不要啊!」关飞嘴唇在亲吻,舌头则探进桃源肆虐,短粗的胡子更刺在女孩子那麽敏感的位置,东方薇禁受不住这种强烈的刺激,羞不可抑的惊叫起来。<br>「姐姐们……啊……救我啊……我最怕痒了……」当东方薇的娇躯软作一团时,东方蕾也遭到了同样的袭击,她两颊羞得通红,雪白丰盈的美臀不住的摇摆着,向着苏悦心跟林婉儿求救。<br>可是,又有谁会去阻止这样香艳一幕的上演呢. <br>关飞刚刚才泄过一次火的大肉棒,也顿时摇头晃脑的兴奋翘立起来,只恨不得立刻钻进小妹妹的桃源洞中去<br>东方姐妹俩扑在苏悦心跟林婉儿的身上,浑圆丰腴的两尊雪臀高高翘起,宛然是在邀请爱郎提枪就位,开始一轮香艳搏杀。<br>那两眼形状几乎毫无殊异的嫣红蜜穴浃汤流汁,触之宛如膏脂般腻滑,又如清晨玫瑰般娇嫩妍丽,让关飞暗自发愁,他究竟该先将胯下坚挺洞穿哪个小美女的销魂美穴呢<br>「嗯……不要弄啦……飞哥……弄得人家好痒……好难受啊……」东方蕾跟东方薇在关飞的犹豫抉择中,突然羞窘万分的齐声娇吟出来,真好似女声二重唱一般。<br>原来,关飞的肉棒就好像找不到家门的小狗狗一样,一会儿在姐姐的蜜穴处厮蹬两下,一会儿又到妹妹的蜜穴处挤挤挨挨,这欲进不进的挑逗滋味,真是让姐妹两个好难捱啊!,<br>「嘿嘿,双飞姐妹花的妙处,就在那个双字,今天飞哥我定要你们一起爽得飞起来!」关飞眼看着姐妹两个都春心荡漾,禁不住要主动翘臀相就之时,才勐地雄躯一挺,将粗如鸭卵的硕大肉棒狠狠刺进了东方蕾的蜜穴里面!<br>「吧唧!」浴室中迥荡着一声响亮的水声,却是东方蕾蜜穴中沁出的蜜汁,都被这一下势勐力沈的杵入挤得飞淀出来!<br>「啊……飞哥……哦……噢……你……顶得……人家……好……重……好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要……要……死过去……啦……喔……」东方蕾的娇吟媚声简直是酥人入骨,可见这一下正正的顶到她蜜穴的花心中,让她爽到了极点!<br>「嘿嘿,然后就轮到薇儿妹妹了!」关飞腰部一弓再一挺,坚挺的肉棒带着三分的惊艳,三分不可一世的气势,从东方蕾的蜜穴中拔出,狠狠洞穿了东方薇的紧致小蜜穴!<br>「噢……被顶到了……感觉……好……大……哦……好……粗……啊……好……有力……哥哥……呜呜……」东方薇浮凸玲珑的雪嫩娇躯蓦地一僵,纤细如柳的蛮腰随即像蛇一样扭动了两下,才失神落魄的娇唿出声。- ~<br>